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人物長廊
  5. 詳情

英魂與天山同在 ——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天山紀實

日期:2019-03-12
來源:《新疆黨史》2019年第1期
【字體:

王震簡介:(1908411-1993312日),湖南瀏陽人。1924年參加工作。1927年加入共青團,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上將軍銜。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常委、中共中央黨校校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等職。

王震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他在六十多年的革命生涯中,為中國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為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深受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尊敬和愛戴。

在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王震同志主動請纓進軍新疆,獲得批準。陜甘寧青諸省解放后,19499月,他率部直逼新疆,促成新疆和平解放,為最終實現解放大西北的任務、鞏固祖國的統一做出了重大貢獻。

194910月,新中國成立后,王震同志歷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員、新疆分局第一書記、新疆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代司令員等職務。他認真貫徹執行黨的民族政策,領導剿匪、土改等工作,改造和團結起義部隊,指揮軍隊屯墾戍邊、興修水利、發展工業和各項事業,迅速穩定了新疆的社會秩序,實現了新疆財政經濟狀況的好轉,為促進各族人民的團結,鞏固新疆邊防,傾注了全部精力,也為新疆現代化工農業的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是在他的積極建議下創建的。

1993312日,王震同志在廣州逝世,終年85歲,逝世后捐獻了眼角膜。同年45日王震同志骨灰撒放在新疆天山。

 

1993312日,王震將軍逝世,享年85歲。

322日,黨中央在北京八寶山為王震將軍舉行了遺體送別儀式。遵照王震將軍的遺囑,黨中央決定將王震將軍的骨灰撒放新疆天山。此事,黨中央交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具體辦理。
    時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的宋漢良同志,當時正在北京出席全國八屆人大一次會議。遵照宋漢良書記的指示,320日下午,我和區黨委辦公廳秘書一處處長謝遠義、新疆駐北京辦事處副主任張德平,前往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面見副局長師金城同志。我們向師金城同志請示了兩件事:一是八寶山王震將軍遺體送別儀式,新疆代表團如何去參加;二是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天山的有關事宜,新疆如何具體施行。師金城回答:王震將軍生前有遺囑,自己辭世后,不搞遺體告別,不開追悼會。但中央考慮到王震同志是老革命家,有赫赫戰功,所以決定還是在八寶山搞一個“送別儀式”,時間定在322日。新疆代表團1030分前到就可以了。在場的秘書局羅京輝同志,給我們辦理了八寶山汽車出入證,供新疆代表團22日進入八寶山時使用。

關于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師金城說:王震同志臨終有遺囑:由其家屬將骨灰撒放在新疆天山,與邊疆各族軍民共同保衛邊疆。黨中央已經批準了王震同志這個請求,決定在今年全國人大、政協“兩會”閉幕后,舉行骨灰撒放儀式。希望新疆自治區黨委盡快準備。屆時到新疆去送骨灰的,除了家屬子女外,按王震同志生前遺言,鄧力群同志也要去。此外,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還去一些負責同志和工作人員。

我們三人從中南海出來后,徑直去京西賓館向出席“兩會”的宋漢良書記作了匯報。同時,將師金城副局長的談話內容整理好,經宋漢良書記簽發后電報密傳新疆區黨委辦公廳。宋漢良同志是一個辦事極為認真的人,他簽發密電后,又親自給當時在新疆主持區黨委日常工作的副書記張福森同志打電話,作了具體安排。
    322日,黨中央在八寶山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王震”同志,舉行了遺體送別儀式。新疆在北京出席“兩會”的黨政軍領導和工作人員參加了送別儀式。
    我是從新疆駐北京辦事處與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栗壽山、辦事處主任朱英武一起到達八寶山的。送別儀式莊嚴肅穆,參加的人很多。參加完送別儀式出來后,在院子見到了我在新疆大學中文系任教時的學生王宏杰。他悄悄告訴我,是王震將軍的夫人王季青給他打電話,叫他來參加送別儀式的。原來,“文革”期間,造反派迫害老干部時,王宏杰在北京參加了保護王震將軍的活動,與王震將軍及其家人結下了患難友誼?!拔母铩焙?,王震將軍每次到新疆視察工作時,都要約王宏杰見面。這次,王季青同志特意打電話,叫王宏杰到八寶山與王震將軍見最后一面。由此可見,王震將軍不僅有金戈鐵馬、馳騁沙場的偉人豪氣,也有著素懷友善、不忘舊誼的君子古風,其品德令人欽敬。

遵照宋漢良書記的指示,當日下午,我和張德平乘車前往天津,向中共天津市委了解和學習鄧穎超同志逝世后,在天津舉行的骨灰撒進海河和渤海的撒放儀式的做法和經驗,以便新疆在組織舉行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天山的儀式能做得更好。天津市委辦公廳對我們的到訪十分重視,劉惠根等幾位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給我們詳細介紹了天津市委組織鄧穎超同志骨灰撒放儀式的全過程,并把當時形成的所有文字材料復印件贈送給了我們。同時,還把他們當年去湖北省委了解和學習舉行李先念同志骨灰撒放儀式時帶回的文件復印件,也贈送了我們一套。返回北京后,當晚我們將文件復印件整理好,傳給了當時在新疆主持區黨委日常工作的張福森副書記。

323日下午,宋漢良書記在京西賓館主持召開會議,研究在新疆舉行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儀式的準備工作。我和朱英武、謝遠義、張德平參會,同時特意邀請了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師金城副局長。師金城同志詳細詢問了烏魯木齊南山“前峽”“后峽”和“鴻雁池”的地理位置、距離等情況??紤]到因季節原因,當時新疆沒有鮮花,師金城答應,屆時由中央辦公廳隨運送骨灰的航班帶去。設靈堂用的王震將軍的巨幅遺像,也由中央辦公廳通知新華社印制。中央辦公廳同志對工作的認真態度和考慮問題如此細致周到,這讓我們在場的新疆的同志甚為感動。

會議還研究了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司令員張仲瀚同志的骨灰,隨同王震將軍骨灰同機運回新疆撒放的事宜。師金城告知我們:黨中央已決定,44日運送骨灰專機到烏魯木齊,5日舉行骨灰撒放儀式,6日專機返回北京。張仲瀚同志骨灰運回新疆與王震將軍骨灰同時撒放,是王震將軍的夫人王季青同志提出來的。王季青同志主要考慮:一是張仲瀚同志與王震將軍的親密關系;二是張仲瀚沒有親生子女。中央辦公廳經過與家屬商量后初步確定,王震將軍的骨灰撒放在烏魯木齊南郊“鴻雁池”和天山的“前峽”與“后峽”之間;張仲瀚同志的骨灰撒放在石河子一帶。王震將軍的靈堂設在新疆人民會堂;張仲瀚同志的靈堂設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機關,規模要小一些。宋漢良書記當面請師金城副局長回去向黨中央領導轉達新疆的建議:在下發文件時,對張仲瀚司令員骨灰撒放,能寫明以下三點:一是骨灰隨同撒放王震將軍骨灰的飛機一次起降,撒放在石河子一帶;二是撒放前停留期間,骨灰安放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機關;三是不搞專門儀式。宋漢良的三點建議,我理解,其用意在于適當控制張仲瀚司令員骨灰撒放儀式的規模,以防沖淡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儀式的隆重氛圍。

宋漢良書記當場還交代:新疆區黨委和區人民政府聯合發表一篇悼念王震同志的文章。由區黨委辦公廳起草后,送富文同志過目;區黨委辦公廳準備一份向鄧力群同志的工作匯報材料。匯報材料要全面,因為鄧力群同志離開新疆后很長時間了,這次回來才有機會到新疆看看。

從中央辦公廳拿到王震將軍的巨幅遺像后,我于325日乘飛機回到烏魯木齊。26日上午張福森副書記主持召開會議,研究王震將軍骨灰在新疆撒放儀式的方案。我在會上把在北京、天津參與和了解的有關骨灰撒放儀式的情況,作了匯報和介紹。28日,黨中央關于王震同志骨灰在新疆撒放的方案正式文件發到新疆區黨委。同時宋漢良書記當日也從北京給辦公廳打來電話,對如何安排撒放儀式提出了要求,講得很詳細。29日上午,張福森副書記再次主持召開會議,研究如何落實黨中央關于骨灰撒放儀式的方案,成立了領導小組并作了具體分工。

領導小組組長:張福森、克尤木·巴吾東

領導小組成員:陳西夫、周聲濤、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馮大真、郭剛、肉孜·吾守爾

工作班子成員:包紀耀、董兆河、董澤斌、謝海平、線國正、李康寧、寇清平、田治民、陳金池、阿不都熱西提、霍毅、薛清海、楊永濤、李芝祥、張國文、顧世根、楊天生

42日凌晨1時,王恩茂、宋漢良等自治區領導,從北京乘飛機回到烏魯木齊。我們到機場迎接,回到家已經是凌晨2點多了。3日上午一上班,宋漢良書記就打電話叫我到他的辦公室,匯報迎接專機和骨灰撒放的準備工作情況。接著又根據宋漢良在聽取匯報時提出的意見,對方案作了進一步修改。正在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中央辦公廳秘書局羅京輝同志打來電話,告知護送骨灰來疆人員中,增加原中顧委委員楊秀山中將與夫人尹悅先、女兒楊麗、秘書等4人。加上此前已經增加的3人,和原定要來的53人,合計乘專機來疆共60人。還有兩個機組人員約30人。楊秀山同志是中將,我們不太好安排。我向宋漢良書記請示,他也感到為難。楊麗是張仲瀚司令員的干女兒,這次是專程護送張仲瀚司令員的骨灰來的。

張仲瀚司令員的骨灰,根據王季青同志的提議,原定用飛機撒放石河子一帶;后又提出安放或埋在烏魯木齊烈士陵園或石河子。為此,師金城副局長于331日在京西賓館與宋漢良書記商談王震同志

骨灰撒放方案時告知:關于張仲瀚同志骨灰安放問題,跟上次意見有些變化?,F在意見是吧“王震同志家屬提出,中央也同意張仲瀚同志骨灰帶回新疆,由兵團安放(找個地方掩埋或安放烈士陵園),不再上飛機撒放”。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當時又給中央辦公廳發去電報:既然不撒,就不要將張仲瀚同志的骨灰送回新疆,還放在八寶山公墓。對此,宋漢良、張福森都很為難,難以作出最后的決定。他們讓我再給中央辦公廳的師金城副局長打電話請示。電話接通后,我將話筒交給張福森副書記與師金城直接通話。師金城的回答是:“張仲瀚同志的骨灰撒或埋,由兵團定?!睘榇?,張福森副書記又找兵團領導郭剛、金云輝進行商定,并征得宋漢良書記同意后,最后決定,還是將張仲瀚司令員的骨灰隨同撒放王震將軍骨灰的飛機撒放在石河子地區。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古來如此。45日,是清明節。44日夜,烏魯木齊風雪交加。第二天早晨風靜天晴,大地一片銀色,樹枝頭掛滿美麗的冰凌花。王震將軍的骨灰,今天由夫人王季青和子女乘專機護送來烏魯木齊。王震將軍在抗日戰爭和中國革命的緊要關頭,南征北戰,立下了赫赫戰功,天人共仰。

停放骨灰的靈堂設在新疆人民會堂。靈堂的背景是白沙,最上方綴著三朵黑紗花,中央豎立著高1.5米、寬1.08米的王震將軍巨幅遺像。遺像上方掛著“沉痛悼念王震同志”黑底白字橫幅;遺像下方是一個用墨綠絲絨裹著的平臺,供放骨灰盒用。臺下兩側是青松、翠柏、鮮花,還有自治區黨委、人大、政府、政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新疆軍區等幾大班子和王恩茂、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等領導送的花圈。有一個花圈的挽帶上,醒目地寫著“跟隨王震同志戰斗過的老同志”。靈堂對面的墻上方,掛著“王震同志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的橫幅。人民會堂大樓門上方掛著“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王震同志永垂不朽!”的巨大橫幅。人民會堂院中央旗桿上的國旗降下半旗,在風中默默地飄揚著。

12時許,運送王震將軍骨灰的專機,到達烏魯木齊地窩堡機場。機場降下半旗。在哀樂聲中,自治區黨政軍領導和兵團領導以及部分老同志代表,分列兩行,肅立迎接。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副局長師金城第一個走下舷梯。他低聲問我:可以了嗎?我點頭示意“一切準備就緒”。于是他向機艙大門招手,示意家屬子女開始依次往下走。在哀樂聲中,王震將軍的長子王兵雙手抱著骨灰盒,次子王軍捧著遺像,三子王之捧著花圈,緩緩走下舷梯。接著是王震將軍的夫人王季青,陪同護送的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楊德中、中央軍委辦公廳副主任程建寧、中共中央書記處原書記鄧力群、楊秀山中將和王震將軍的其他子女、王震辦公室工作人員以及中央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總參辦公室、新聞媒體等方面的工作人員,默默地陸續走下舷梯。骨灰盒在4位禮兵的護衛下,沿著地毯向前再向左,走到預先劃定的位置上,由王恩茂、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賈那布爾、阿木冬·尼牙孜、郭剛、潘兆銘等黨政軍主要領導,陪同家屬子女和楊德中、程建寧、鄧力群、楊秀山合影留念。接著,在哀樂聲中,仍由禮兵護衛著骨灰盒,在家屬子女、北京護送骨灰的同志和新疆迎接的同志陪護下,緩緩走過由200名解放軍官兵列隊組成的歡迎夾道,乘汽車進市區。我們預先設置了車頭掛著黑紗的靈車。王兵抱著骨灰盒與其母王季青和將軍的警衛員,乘坐靈車走在最前頭,其他人員分乘627座中巴車,在公安警車導引下,緩緩駛進市區。
    昨夜的雪,仍將大地銀裝素裹;寬闊的北京路的路面濕轆轆的,沒有一絲塵埃;沿途有數萬名各族群眾,肅立街道兩旁注目迎接。群眾主要集中在幾個路口,最多處是科技館至人民會堂門口。
    人民會堂降下半旗。靈車快到門口時,會堂內響起哀樂。下車后,仍由禮兵護衛、家屬子女捧著骨灰盒,穿過兩側由自治區幾大班子領導同志、老同志代表和曾經在王震將軍身邊工作過的同志等100余人組成的迎靈隊伍,緩緩進入人民會堂。骨灰安放好后,所有人員面向骨灰盒和遺像肅立默哀,在師金城副局長的高聲引領下,向將軍的骨灰和遺像三鞠躬后,有序地退出會堂。王恩茂與夫人駱嵐、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陪同王季青及其子女和北京來的其他同志,到環球大酒店休息。
    下午5時,自治區黨委在人民會堂舉行了1000人參加的隆盛的吊唁儀式,宋漢良書記主持儀式。在哀樂聲中,肅立、默哀、三鞠躬,很多老同志流下了悲傷的淚水。新疆的干部中,很多人是跟隨著王震
將軍南征北戰并進入新疆的,與王震將軍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在人生生離死別的痛苦時刻,怎么能不悲傷呢?革命友誼重如山!大家從王震將軍的骨灰和遺像前依次走過,并再一次三鞠躬,有些人還情不自禁地輕聲呼喊著“王司令,一路走好!”大家深情地向王季青同志及其子女握手慰問,再一次表達對王震將軍的崇敬之情和對家屬子女的關心問候。吊唁儀式用時30分鐘,簡短而又隆重。

45日,是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天山的日子。上午1030分,家屬和北京來的其他同志,乘車從下榻的賓館前往人民會堂靈堂。新疆黨政軍和生產建設兵團等幾大領導班子的領導和老同志,曾經在王震將軍身邊工作過的同志等,也預先到人民會堂靈堂肅立等候。哀樂聲起,師金城同志高聲引領,向王震將軍三鞠躬,之后起靈。和昨天迎靈時一樣,在4個禮兵護衛下,王震將軍的三個兒子分別捧著骨灰盒、遺像和鮮花緩緩走出人民會堂。王兵抱骨灰盒與其母親及警衛員上靈車,其他人全部按預先安排的車次,乘車前往機場送靈。烏魯木齊市的街道兩旁,仍然站滿了各族群眾,肅立目送靈車緩緩駛向地窩堡機場。

到機場后,在哀樂聲中,禮兵護衛、王震將軍的三個兒子分別捧著骨灰盒、遺像和鮮花走在最前面其他親屬和送靈人員隨后,緩緩走過由200名解放軍官兵排成的送靈夾道,停在一架安26飛機前。王季青和子女家屬護衛著骨灰盒,與王恩茂、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等新疆主要領導和北京來的楊德中、程建寧、鄧力群、楊秀山等合影留念。又分別與工作人員、機組人員、上飛機撒骨灰的人員合影留念。最后是家屬親人合影留念后,在哀樂聲中,所有人員肅立注目,王兵抱骨灰盒走在前面,包括王震將軍的孫女王京京等共20人護衛骨灰登上安26飛機。所有的人默哀肅立,目送飛機起飛向烏魯木齊南山方向飛去。

王震將軍骨灰撒放的范圍和地點,原安排為烏魯木齊南郊的鴻雁池和南山的前后峽一帶。后來區黨委領導考慮,鴻雁池是烏魯木齊市民的水源地,就不要在這一帶撒放了;南山的前后峽一帶,是巍巍天山中雄偉而又美麗的地段,將軍安眠于此更加適宜。

這次參加迎靈、送靈和吊唁儀式的新疆黨政軍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領導、老同志,我記得的有:

王恩茂、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賈那布爾、栗壽山、阿木冬·尼牙孜、張福森、金云輝、王樂泉、克尤木·巴吾東、陳西夫、周聲濤、頡富平、馮大真、付秉耀、潘兆民、郭剛。

祁果、賽甫拉也夫、李嘉玉、張思學、漆承德、司馬義·牙生諾夫、巴岱、張希欽、熊晃、劉發秀、曹達諾夫·扎義爾、馬森、艾則佐夫·哈斯木、劉雙全、劉一村、林海清、賀勁南、李廷智。

這次在人民會堂大樓前參加迎靈、送靈和吊唁儀式的還有:自治區黨委常委,顧問委員會常委,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政府副主席,紀委副書記,政協副主席,新疆軍區副司令員和副政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副司令員和副政委以及顧問組副組長,離退休副省級老同志,在新疆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烏魯木齊市黨政一把手及老同志代表(名單省略)。

這次參加迎靈、送靈和吊唁儀式曾在王震將軍身邊工作過的人員有:張重、張勁、譚玉林、吳憲君、彭齊、趙明高。

撒放骨灰儀式全部程序結束當天,王恩茂和夫人駱嵐、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等自治區主要領導,陪同王季青和北京來的主要領導共進晚餐。

晚餐后,遵照宋漢良書記的意見,我帶了區黨委幾位工作人員,陪同他和鐵木爾·達瓦買提主席,到王季青同志下榻的房間贈送了禮品。給王季青的禮品是:一條剪羊絨毛毯,6個剪羊絨座墊,一件羊絨毛衣,還有維吾爾族小花帽、葡萄干。同時給其子女和北京陪同來的所有人員,每人贈送一件羊毛衫、一頂維吾爾族小花帽、2公斤葡萄干。

贈送完禮品已經很晚了。我剛在賓館休息,師金城副局長又打來電話,說有事要和我商量。到他的房間后,我看見師金城和軍委辦公廳秘書局副局長、總參辦公室的同志等都在那里。他們提出:新疆給王震將軍的家屬及其他人贈送禮品可以,但給中央辦公廳、軍委辦公廳、總參辦公室的11個人贈送的禮品,楊德中副主任提出不能收。我當即給他們解釋,只是一點紀念品和特產,并非什么貴重物品。但他們仍然堅持不收。怎么辦呢?經商量后,大家同意:小花帽作為紀念品、葡萄干為路上食用,可以收下;羊毛衫,愿意要的,每人交50元錢(比市場價略低一點)。他們的做法出乎我的意料,但也讓我對楊德中、師金城等同志悠然產生了深深的敬意。

46日上午,王震將軍夫人王季青和子女,還有除鄧力群同志外的北京來的其他領導同志和工作人員,乘原專機返回北京。王恩茂同志和宋漢良、鐵木爾·達瓦買提等區黨委幾位領導,還有新疆軍區政委潘兆民、兵團政委郭剛等到機場送行。

至此,王震將軍的骨灰撒放儀式,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將軍的英靈與天山同在,與日月共輝,與新疆各族人民共同守衛西北邊疆,直到永遠!

英魂與天山同在 ——王震將軍骨灰撒放天山紀實-昆侖網—新疆黨建網
万分之一零食店可以赚钱吗 湖北新11选5走势图遗漏 有陕西快乐10分的平台 时时彩平台注册 腾讯分分彩组选计划 建设银行股票行情 pk10滚雪球计划选号 排列三计划平台 白小姐三肖必选一肖 上海时时乐所有走势图哪里看 彩库宝典苹果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