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人物長廊
  5. 詳情

王恩茂與新疆民族團結

日期:2019-05-31
來源:劉向暉
【字體:

簡介:王恩茂(1913年5月-2001年4月),江西省永新縣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黨和軍隊卓越的政治工作領導者,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7月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南疆軍區政治委員,新疆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政治委員,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書記、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南京軍區副政治委員,中共吉林省委第一書記兼沈陽軍區副政治委員,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第一書記兼烏魯木齊軍區第一政治委員、新疆軍區第一政治委員。

曾任第六屆、七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第八屆、九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一屆、五屆、六屆全國人大代表。

1913年5月,王恩茂出生在江西省永新縣禾川鎮的一個普通農民家里。因自幼天資聰穎,又有哥哥們的照應,因此在家中頗受寵愛。剛剛7歲,他就被送進新式學堂讀書,后來在舅舅的資助下,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禾川中學,在家人的呵護下讀完了中學。這在當時的農村,已經是高學歷了。因為讀書期間閱讀了一些革命書籍,接受了進步思想的影響,點燃了王恩茂少年時期追求真理、正義的理想之燈。1928年,年僅15歲的王恩茂參加了革命工作。在革命戰爭年代,他追隨中國共產黨南征北戰。由于他當時文化基礎較好,又善于學習,對黨的政策方針理解比較深入透徹,經過革命戰爭的千錘百煉,逐漸成長為一名人民軍隊中的復合型人才。

1949年10月,王恩茂以二軍政委身份和王震一同率軍進疆到喀什,由他主持地域遼闊且紛繁復雜的南疆政治軍事工作。在隨即開展的建黨建政、恢復生產、減租反霸、改造起義部隊等各項工作中,腳踏實地,有條不紊,為南疆人民做了大量工作,初步穩定了南疆的政治社會局面。1952年5月,新疆二屆黨代會召開后,王恩茂擔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書記,走上主政新疆的領導崗位。從此,他主持新疆土地改革、實施民族區域自治、組建生產建設兵團,自下而上建立新疆各級民族自治領導機構,長期主持新疆黨政軍和生產建設兵團工作,為新疆的開發建設、社會進步與繁榮發展建立了不朽功勛,深受新疆各族人民的愛戴。

全面貫徹黨的民族宗教政策

為早日完成進軍新疆的任務,1949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兵團開始向新疆進發,數路大軍,齊頭并進。10月20日,乘坐飛機或戰車的先頭部隊抵達新疆省會迪化(今烏魯木齊市)。徒步進軍的二、六軍主力部隊于 1950年1月20日前,分別進駐新疆各地,把紅旗插遍天山南北。

王恩茂與軍長郭鵬率領的一兵團二軍,原是王震三五九旅的老班底,一向以能吃苦、善打硬仗著稱。早在進疆途中,部隊就已經了解了新疆的大體情況:一座延綿2500公里的天山從東向西把新疆分為南北疆兩大部分,南部大都是浩瀚的沙漠,只在山腳的沖積扇、河谷地帶和沙漠邊緣,才有成片的綠洲供人們開墾耕耘,而北疆的條件則好得多。王震為照顧進軍新疆前才新編入一兵團的六軍,就把自己的老部隊——即由王恩茂、郭鵬率領的二軍部署在南疆各地和阿勒泰、博樂、溫泉等北疆邊遠地區,而把六軍留在了首府迪化和周邊地區。

從1949年10月始,一兵團第二軍以徒步方式進軍南疆,不到兩個月時間就進駐焉耆、巴楚、伽師、岳普湖、喀什、阿克蘇、和田等地。王恩茂與郭鵬讓所屬五師、六師分別駐守在阿克蘇、庫爾勒和喀什等地,自率軍指、軍直和四師部隊,于1949年12月來到塔里木西部邊緣地區,把指揮部設在南疆重鎮喀什。剛到達目的地,就得到報告,潛伏在和田地區的一伙民族分裂分子正策動叛亂。王恩茂、郭鵬等二軍領導運籌帷幄,立即命令五師十五團奉命從阿克蘇向和田緊急進軍,這支部隊晝夜兼程15個日夜,行程750公里,穿越被稱為“死亡之?!钡乃死敻缮衬?,如“神兵”一般降臨和田,迅速穩定了和田社會秩序,對整個南疆的穩定也產生了巨大影響。

不久,王恩茂與郭鵬、左齊、楊秀山等在這里第一次見到了奉命率民族軍一部和工作團由北疆趕來的伊敏諾夫、賽甫拉也夫等同志。經過協商,他們攜起手來,根據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軍區的安排,著手開展建黨建政、組建南疆區黨委及喀什行署(南疆行署)、喀什軍區(南疆軍區)等工作。王恩茂先后擔任南疆區黨委第一書記、南疆軍區黨委書記、政委等職務。

南疆的黨政軍等領導機構一經組建,王恩茂即根據新疆分局和王震將軍的要求,和賽普拉也夫、伊敏諾夫一道,陸續開展部隊大生產運動,同時,南疆各地恢復生產、發展經濟,減租反霸、社會改革等各項工作也隨之依次展開。

王恩茂一邊組織開展工作,一邊了解社會情況,以便掌握主動權,為下一步工作做準備。遇到不清楚的問題,就和當地少數民族干部一同商量研究。為了能更深入地了解社會、了解群眾,他到達喀什后就開始主動學習維吾爾語,后來又把學習維吾爾語當做一項制度在廣大漢族干部中推行。倡導民漢干部學習雙語,這種學習習慣王恩茂一直堅持著,他擔任新疆分局第一書記時,仍然在辦公室掛個小黑板,每天堅持學習,他很快就能與少數民族同志直接交流。

1950年5月16日至31日,中國共產黨新疆第一屆黨代會召開,王恩茂代表南疆區黨委在新疆分局會議上作了《關于南疆的社會和工作情況》的匯報,受到與會者的一致好評。

當時的南疆是新疆農業生產最集中的地區,雖然也有牧業區,但新疆的主要農業人口都集中在這一地區。因此,這里也是減租反霸和土地改革工作量最大、情況最為復雜的地域。由于王恩茂堅定地執行黨的慎重穩進的方針,在宗教問題和打擊面問題上因地制宜、創造性的開展工作,對部分牧區采取不分不斗,不劃階級成分的辦法,積極開展牧區工作,得到了廣大農牧民包括廣大宗教人士的熱烈擁護,使南疆各項工作順利完成,為后續工作奠定了堅實基礎。

建立平等和諧新型民族關系

1952年8月,王恩茂接替王震,擔任新疆分局第一書記、新疆軍區政委,開始全面主持新疆工作。當時,新疆的土地改革和牧區工作已經逐步推開,王恩茂嚴格遵循新疆二次黨代會的精神開展工作,慎重穩進,有條不紊,力爭把工作一次做到位,不反復、不折騰。

新疆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區,各項工作的開展、各項事業的發展都離不開廣大少數民族人民群眾的支持。只有通過大批少數民族干部這個橋梁,才能廣泛動員新疆各族人民團結奮斗,努力生產,全面地進行開發和建設,把新疆的各項事業推向前進。當時,新疆干部數量少,根本不能滿足工作需要,尤其是少數民族干部更是缺乏。為此,王恩茂主持分局工作后,把培養少數民族干部當作全疆貫徹執行黨的民族政策的一項重要工作來抓。

鐵木爾·達瓦買提原是托克遜縣土改運動中涌現出的積極分子,因為對黨有深厚的階級感情,工作表現非常突出,學習黨的方針政策的熱情也很高,在土地改革工作中已經脫穎而出,成為一名優秀的基層干部。為了重點培養他,王恩茂親赴托克遜縣,到鐵木爾·達瓦買提工作的農村實地考察,了解鐵木爾·達瓦買提的綜合情況。不久,年僅27歲的鐵木爾·達瓦買提同志就被提拔到托克遜縣縣長的崗位。

1964年,鐵木爾·達瓦買提走上了自治區副主席的領導崗位。時隔多年,已經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鐵木爾·達瓦買提說起王恩茂,仍心存感激,稱王恩茂是他的伯樂、導師和引路人。在南疆與王恩茂結識一起工作、后來擔任自治區重要領導職務的伊敏諾夫、司馬益·牙生諾夫等一批領導人將王恩茂視為兄長和良師益友,保持終生友誼。

在地方是這樣,在軍隊也是這樣。王恩茂擔任新疆軍區政委和軍區黨委第一書記后,從新疆部隊建設的實際出發,一直為培養和造就一支德才兼備的少數民族干部隊伍盡心盡力。1953年,在王恩茂的具體指導下,陸續從人民解放軍五軍(前身為民族軍)選調了一批師以上民族干部到軍事學院、中央高級黨校新疆班、中央民族學院學習,有的干部還被派到蘇聯留學。除此之外,新疆軍區還選送一批年輕有為的民族干部戰士到內地學文化、學科學、學技術,使得新疆少數民族干部隊伍日益壯大,結構不斷完善,素質不斷提高。

實踐證明,無論是地方還是軍隊,這支汲取著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黨的方針政策在陽光雨露下成長起來的少數民族干部隊伍,為新疆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作出了重要貢獻。

1955年10月1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經過認真籌備和細致艱苦工作,新疆的各級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建立,自下而上,全部完成,新疆的革命建設事業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

為了更好地培養少數民族干部,為自治區正在進行的社會主義建設儲備人才,1955年,王恩茂向中央寫了專題報告,建議中央黨校專門開辦新疆民族班,獲得了中央批準,為新疆少數民族干部積累知識、提高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以更好的修養服務新疆開辟了一條通道。之后,自治區自上而下,層層學習培訓,凡縣級以上的少數民族干部都被分批選派赴中央黨校學習進修。后來,王恩茂又建議在中央黨校開設學制建制的民族干部理論學習班。一些部委所屬院校、中央團校等也陸續開設了新疆少數民族干部訓練班,從不同學科、不同門類為新疆培養對口專業人才和后備干部。多年之后,這些院校為新疆各條戰線培養和輸送了大量人才,許多優秀的少數民族干部先后走上各級領導崗位和專業崗位,成為新疆革命和建設事業的棟梁之才。

王恩茂不僅重視少數民族干部的培養成長,也非常關心他們的生活。如60年代任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副主席的阿不都拉·扎克洛夫因病在北京治療,按要求可以派秘書照顧,但阿不都拉·扎克洛夫為節約經費堅決拒絕了。后來,因為他的病情確實需要有人照顧,自治區人民政府就通過阿不都拉·扎克洛夫妻子的單位,以單位名義派他妻子去北京照顧。阿不都拉·扎克洛夫病愈回來后,有人指責他帶老婆去北京療養,費用超標準。王恩茂得知情況后,立即讓組織說明情況:阿不都拉·扎克洛夫愛人系代替秘書照顧,這是組織上安排的,從而消解了個別領導的誤會。阿不都拉·扎克洛夫知情后,也深深感慨:“王書記總是這樣細致入微地關心干部,和他在一起工作踏實、放心?!?/span>

王恩茂深知民族工作的重要性和民族問題的復雜性,從南疆工作時起,他就特別強調民族平等,重視民族團結。1951年5月5日,王恩茂在一次喀什地區黨政軍民干部大會講話中強調:“舊的中國——國民黨反動泒統治的中國的民族關系是民族壓迫、敵視、仇殺、斗爭,但是這種民族關系已經隨著國民黨反動泒統治的滅亡而結束了,現在已經是新的中國而不是舊的中國了。新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關系,與舊的中國——國民黨反動泒統治的中國的民族關系是根本不同的,新中國的民族關系是民族平等、友愛、互助、團結,這種新的民族關系已經隨著新的中國誕生而實現了?!?/span>

堅決打擊分裂分子破壞活動

1953年6月8月,王恩茂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擴大會議上總結發言中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國內民族關系起了根本的變化,即結束了歷史上的民族壓迫,實現了民族平等,各民族的團結、友愛正在空前未有地日益發展中?!?/span>

但是,也有極少數人,他們原本就是一些民族分裂主義分子,是“雙泛”勢力的殘渣余孽,如默罕默德·伊敏和艾沙等人,他們對共產黨充滿著仇恨。為了繼續他們在新疆的分裂活動,在解放前夕出逃前,特意安排一些骨干分子,以不同身份偽裝潛伏下來,伺機進行分裂或破壞活動。1954年末,反動分子阿不都·依米提以為時機成熟,糾集一批潛藏下來的宗教頭目和國民黨統治時期的舊軍政頭目、保甲長和惡霸地主,挑唆煽動。從1954年12月31日起,分別在墨玉、洛浦、和田等縣發動反革命暴亂。

暴亂發生后,王恩茂當即作出決策,依靠人民群眾,果斷平息了暴亂。但是,僥幸脫逃的阿不都·依米提仍不甘心失敗,一邊逃匿,一邊繼續組織煽惑暴亂。從 1954年末,先后在和田地區發動制造陰謀暴動10起,危害較大的有 1954年12月31日有阿不都·依米提和骨干成員帕提丁指揮的攻打和田磚瓦廠勞改大隊的反革命暴亂;1956年3月9日攻打墨玉縣農三團的反革命暴亂;1956年5月4日攻打洛浦縣四區政府的反革命暴亂;1957年4月15日發生在墨玉縣一區的海里其汗反革命暴亂。這幾次反革命暴亂,均以宗教為幌子,將不明真相的群眾煽動起來,裹脅進去。暴亂過程中,先后有十數名戰士干部被暴亂分子殘忍殺害。

為徹底打破和田分裂分子的反動宣傳,揪出幕后策劃者,王恩茂要求自治區公安部門,緊緊依靠各族人民群眾,揭露敵人陰謀,加大偵破力度。在各族人民群眾的協助舉報下,阿不都·依米提終于無處藏身,被逮捕歸案。經過幾年的宣傳教育和不懈追捕,分裂分子得到了應有處罰,人民群眾也在歷次反對民族分裂主義的斗爭中擦亮了眼睛,對民族分裂主義的罪行危害有了切身體會,對民族團結的重要性有了正確的認識。1958年4月28日,在自治區黨委擴大會議報告中,王恩茂分析了新疆一小撮民族分裂分子的目光短視:這種人“沒有看到解放后民族關系已經發生了根本變化,舊的民族關系已經破除,新的民族關系已經建立,民族壓迫已經消滅,民族平等已經實現,各民族的友好、互助和團結正在日益增強?!闭驗槿绱?,他們的一切破壞活動是不得人心的,注定必然要失敗的。

在這次反對民族分裂主義的斗爭中,王恩茂嚴格執行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嚴格掌握斗爭界限,他說:“宗教界還可能有某些人發生違法活動,還有披著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進行反革命活動”。他特別強調:“必須注意將違法和非法宗教活動區分,注意將披著宗教外衣進行破壞活動的反革命分子和盲目跟隨反革命分子的信眾區分開來。前者要堅決打擊,后者堅持團結教育的方針”。同時王恩茂還認真總結了這次斗爭的經驗教訓,指出了我們工作中的缺點和不足,為今后工作開展指明了方向。他的這種斗爭策略,孤立了敵人,打擊了敵人,教育了干部群眾,贏得了新疆各族人民愛戴,也使新疆真正進入了和平建設時期。

在全國最困難的1960年到1962年,新疆先后調出糧食3萬多噸支援國家,并向遭遇災害嚴重缺糧甘肅、寧夏等省區支援糧食1億多斤和一批救災物資,同時還接納了為生計所迫進入新疆的自流人員89萬人,安置了80萬名支邊青壯年,減輕了國家壓力。對此,習仲勛同志在1984年視察新疆時曾說過這樣一句話:“這是新疆一段光榮的歷史,將來寫歷史時這些都要寫上?!?/span>

1962年4月到5月,由于蘇聯當局利用領事館和蘇僑協會等組織進行煽惑、組織,加上國內一些民族分裂主義分子的暗中配合,新疆發生了震驚全國的“伊塔邊民外逃”事件和伊寧“5·29”圍攻伊犁州黨委、政府的反革命暴亂事件,有5.6萬邊民非法越境去了蘇聯。自治區黨委及時將有關情況向黨中央和西北局作了報告。遵循中央指示,自治區黨委迅速采取措施,加強邊境防衛力量,派出干部組成工作組到伊犁協助工作,充分發揮少數民族領導干部熟悉本地情況,與群眾有密切聯系的優勢特點,緊密依靠各級干部和人民群眾,制止了事態的繼續發展。采取堅決措施,平息了“5·29”反革命暴亂。隨后又按照中央部署,對事件善后工作作了妥善處理。

在此后一段時間里,王恩茂根據新疆實際情況,認真總結經驗教訓,一方面結合社教運動認真開展“三個一”①的教育活動,一方面按照毛澤東主席提出的“在新疆,第一,要做好經濟工作,農業、畜牧業、工業要一年比一年發展,經濟一年比一年繁榮,人民生活要一年比一年改善”的指示,迅速調整經濟結構,大力發展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工農業生產,大力開展經濟建設,較快地恢復了國民經濟,一步步挽回了由于大躍進浮夸風、瞎指揮造成的損失,走出了經濟困境。到1964年,新疆已基本完成了國民經濟的調整任務,1965年,新疆超額完成了國民經濟發展計劃。

王恩茂一直在為探索適合新疆建設發展的路子而進行著認真的思考。為此,他長期深入農村蹲點,與各族農民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了解農民的真實生活狀況和真實思想。結合新疆實際情況,王恩茂開創性地提出了“兵團方向、公社特點、全面規劃、逐步實現”的建設方針,其主要內容包括:一、為適應集體生產和新式馬拉農具的需要,進行土地的平整和連片;二、進行灌溉渠系的規劃、調整修建和改造;三、進行道路規劃、修建和改造;四、在生產發展的基礎上,按照規劃進行房屋建設,改善農村社員居住條件;五、進行林帶、果園的規劃和培植。根據這個建設方針,王恩茂 1964 年在麥蓋提縣考察時的一次干部會議上提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應該達到“五好”,即一要有好條田,二要有好水渠,三要有好道路,四要有好林帶,五要有好村莊(好居民點)。這就是“五好”建設的最初提法。不久,自治區黨委向各地下達了建設農村“五好”的通知。新疆的人均土地多、面積大,總體平整,因此上述農村“五好”建設的內容是完全符合實際的。

農村“五好”建設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方向性問題,它是建設穩定的高產農田的根本措施和實現農業現代化的基本條件,不僅符合新疆發展生產的長遠利益和當前需要,也符合各族農民的迫切要求。以“好條田、好渠道、好道路、好林帶、好居民點”為標準建設新農村,大大促進了自治區以水利建設為中心、以改善農業生產條件為基本內容的農業基本建設步伐,加快了自治區農業的恢復和發展,改善農民生活生產環境,普遍提高了農民收入,改善了群眾生活。不僅為發展新疆農業生產水平注入了活力,也為新疆以農業為基礎的全面發展奠定了基礎。

在自治區黨委的正確領導下,經過新疆各族干部群眾的艱苦努力和團結奮戰,到1965年自治區成立十周年之際,自治區農業生產總值12億元,比1957年增長98%,糧食261.74萬噸,棉花7.95萬噸,分別是1962年的1.58倍和3倍。畜牧業連續十年穩步增長,牲畜存欄數達2706.32萬頭比1962年增加569.5萬頭。全區的土地播種面積4747萬畝,比1957年增加1818萬畝。在此基礎上,1966年的工農業生產更上一層樓,這一年自治區完成社會總產值46.19億元,比上年增長12.34%;其中農業總產值完成13.15億元,糧食產量達66.47億斤增長創歷史最好水平;牧業總產值2.98億元,生出年末存欄數為2568萬頭;工業總產值15.48億元,年增長速度為25.11%,超額完成計劃20%。國民收入24.1億元 ,比上年 增長11.4%。由于生產的迅速發展,流通也隨之擴大,虧損減少,使自治區財政收入大于支出,達1500萬元,這樣的發展速度在新疆歷史上并不多見。

與新疆各族人民結下深厚情誼

王恩茂長期在新疆工作生活,他的足跡踏遍了新疆的山山水水。他熟悉這里的人民,群眾也熟悉他。原來在自治區黨委大院工作過的干部職工都記得這樣的情節:王恩茂每逢上班,小車一進大院門,他就從車上走下來,步行走到辦公室。遇到上班的干部,無論認識不認識,他都會主動打招呼問好,聊上幾句,問問所在部門或個人生活情況。做工間操時也是如此。

因為王恩茂平易近人,無論是漢族干部或少數民族干部,有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說,他也愿意聽,遇到干部有困難,尤其是少數民族干部有困難,他都根據情況,真心給予幫助。1958年3月,正在參加自治區黨委擴大會議的蒙古族干部格爾夏忽然接到通知,組織上派他到中央黨校學習,為期兩年。因為學習時間長,他未婚妻的父母要求他與女兒完婚后再去。格爾夏沒有理由拒絕,可當時他在博爾塔拉工作,在烏魯木齊舉行婚禮頗為困難。正在為難之際,自治區黨委管理處的處長找到他:“婚禮由管理處替你籌辦,你和新娘子商量定時間就行了?!苯Y果,婚禮辦的很隆重,大會餐廳成了他們的婚禮典禮處,王恩茂和參會領導都參加了婚禮,王恩茂還親自向這對新人表達了祝福。事后,格爾夏才知道,是王恩茂親自指示讓管理處的同志為他們操辦布置了婚宴儀式,讓他終身難忘。

曾擔任自治區政協主席的賈那布爾回憶說:1960年到1965年,他和一批新疆少數民族干部被派到中央黨校理論班學習。那段時間,王恩茂每逢到北京出差,都要去學??赐陆畬W員。當時恰逢全國經濟困難時期,了解到當時北京物資供應緊張,為了照顧少數民族干部的生活習慣,他親自安排,從新疆調運了兩車活羊,放養在北京,使少數民族學員在整個學習期間的生活都有了保障。王恩茂還經常詢問學員們的學習和家庭情況,就像長輩和老師一樣無微不至,每遇到問題,他就敦促當地有關組織幫助解決。近6年的學習結束后,學員們與王恩茂的感情也越來越深。

1964年王恩茂在昌吉蹲點,為了真正做到“三同”,他特意選擇在一家生活貧困的維吾爾族社員家吃住,一方面是因為他要了解貧困社員生活的真實情況和原因;另一方面因為干部在社員家吃住交的食宿費比實際費用要高,這也是對貧困戶的一種幫助。他就住在這戶社員家的一間柴房里,白天同社員一起勞動,晚上挨家挨戶走訪,詳細了解農民的生產生活和他們的想法。庫爾班·吐魯木一心想見毛主席的事就是王恩茂在下鄉期間發現的。當他得知庫爾班·吐魯木老人因解放后分得田地,通過辛勤勞動過上幸福生活而分外感謝毛主席,幾次準備騎毛驢到北京看望毛主席的迫切心情后,王恩茂幫助他實現了這個美好愿望。

1959年王恩茂在哈密農村蹲點,一天他正與農民在田間商量怎樣消滅棉鈴蟲的事,一位農民從自家院里的桑樹上摘了一大碗桑葚送到他面前,請他品嘗。由于當時天氣炎熱,王恩茂吃下不久,開始腹瀉、高燒,被送進醫院治療。負責保衛的同志把送桑葚的農民關押了起來。這位心地善良的農民流下淚水,他沒想到自己經常食用的桑葚會吃壞自己最敬愛的領導人,為此深感痛心。王恩茂知道情況后,立即命令放了這位社員,并告訴大家自己鬧肚子是很平常的事。病后好他還親自看望慰問了這位農民,后來他倆成了好朋友。

“文革”期間,王恩茂雖然擔任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新疆軍區司令員、政委、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書記、第一政委等新疆黨政軍和兵團主要領導職務,但他也受到沖擊。從北京來新疆串聯的學生煽動新疆本地學生和群眾起來造自治區黨委的反,打倒王恩茂。在自身受到“四人幫”迫害和“造反派”圍攻的逆境中,王恩茂仍然不忘工作,牢記使命,盡自己的力量保護一些干部免受沖擊,保持自治區黨委、政府的工作正常運行,以免社會陷入無序和動蕩狀態。

“文革”中,王恩茂遭到迫害被下放到安徽省蕪湖市委任副書記。1973年秋天,蕪湖市火車站走出兩個身背哈密瓜的維吾爾族老人。他們走在大街上,逢人就問:“王書記在哪兒?我們要看王恩茂書記?!甭犝f新疆來人找他,他立即打發秘書去看個究竟。秘書把兩人領進家里。王恩茂一看兩位老人的服裝,就知道是新疆來的老鄉,似曾相識,但又一時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兩人一見王恩茂,疾步走上前,緊緊握住他的手:“王書記,我們是從新疆哈密來的,1959年的時候,您在我們那里住了一個月呢?!薄鞍?!是你們??!“王恩茂想起來了,那是人民公社成立初期,中央號召領導干部與群眾實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自己來到哈密五星公社,開展調研工作。調研期間,他就住在普通農民家里,每天就與那里的農民一起勞動,一起生活。王恩茂張開雙臂,和兩位老人熱情地擁抱。

1975年末,“文革”漸近尾聲,王恩茂離開安徽蕪湖。他先調到南京軍區擔任副政委,不久又調到吉林省任省委第一書記、省革命委員會主任、沈陽軍區副司令員。在這些地方,他調整心態,腳踏實地,全心身投入工作。但在這些年中,王恩茂無論走到哪里,無論是在軍隊還是在地方,他都不曾忘記新疆的山水,新疆的土地,始終牽掛著這里樸實善良的各族人民。

“四人幫”垮臺之后,新疆人民也迅速掙脫了極左觀念的束縛,在自治區黨委的領導下,緊跟黨中央的戰略部署,全面清除“四人幫”的政治影響,并在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中更新觀念,解放思想,大步跟進,積極進行政治、經濟等各個領域的撥亂反正,轉移工作重心。在大力開展平凡冤假錯案撥亂反正的同時,積極致力于經濟建設,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新疆各族干部群眾非常懷念“文革”前那段平靜而富足的日子,非常懷念老書記王恩茂。尤其是那些曾與王恩茂一同工作過或近距離接觸過的高級領導干部,無論是漢族干部還是少數民族干部,都希望王恩茂能重返新疆工作。一些資深老干部還通過王震將軍代向中央表達請求:王恩茂在新疆各族干部和人民群眾中有很高威望,希望中央再派王恩茂同志到新疆工作,領導新疆的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1981年由胡耀邦主持召開的新疆黨政領導參加的新疆工作座談會上,司馬義·艾買提在征得鐵木爾·達瓦買提、阿木冬·尼亞孜、巴岱等少數民族領導同志同意后,直接在會上提出建議,請求王恩茂同志回新疆主持工作。

1981年,根據新疆人民的意愿,中央決定王恩茂重返新疆工作。得到消息,王恩茂心情非常激動。中央領導與他談話時,問他有什么困難,他什么也沒說,表示堅決服從中央決定,絕不辜負中央的信任。

1981年10月19日,胡耀邦召集新疆黨政軍負責人談話,代表中央宣布了王恩茂任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烏魯木齊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的決定,并指出:王恩茂過去長期在新疆工作,對新疆的情況比較熟悉,同新疆各民族干部和群眾是有感情的,對新疆的革命和建設是有貢獻的,是做出很大成績的。中央相信,王恩茂回新疆工作,對加強自治區黨委的領導,加強全區各民族的團結,加強軍民和軍政團結,肯定會起很好地作用。

聽到中央領導對自己以往工作的評價和今后工作的期望,王恩茂非常激動,他決心竭盡全力,把新疆的事情辦好,絕不辜負中央的重托,絕不辜負新疆各族人民的殷切期望。離開北京赴新疆上任前,鄧小平特地請王恩茂去家中做客。王恩茂也想聽取他對新疆工作的指示。沒有過多寒暄,鄧小平即切入主題。他告訴王恩茂,你熟悉新疆情況,熟悉新疆干部,最重要的是新疆的同志歡迎你回新疆去,所以,中央經過反復考慮,才決定你回到新疆工作。希望你回新疆后,要在實際工作中認真考察培養中青年干部;不要搞小圈圈,要團結大多數;要在政治上與中央保持一致;在工作中要反對“大漢族主義”,也要反對“地方民族主義”,堅持“兩個離不開”。

就這樣,王恩茂帶著黨中央的囑托和新疆人民的期望,再次來到闊別十多年之久的新疆。

為建設和諧幸福新疆再做貢獻

1981年10月27日,自治區黨委召開各地、州、市和自治區各部、委、辦、廳、局負責同志及烏魯木齊軍區部分師以上干部大會,自治區黨委第二書記谷景生傳達了中央關于任命王恩茂為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第一書記的決定和中央領導同志對新疆工作的重要指示。會上,王恩茂看著熟悉的環境和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真誠地說:“中央決定要我重返新疆工作,我從內心深處感到高興。一是我熱愛新疆各族人民,愿意為新疆各族人民服務終生。我曾在新疆工作 20年,同新疆各族干部群眾共同工作、共同斗爭、共同生活,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雖然離開新疆十余年,但在思想感情上一時一刻也沒離開過新疆各族人民;二是我熱愛新疆,我對新疆的一山一水都感到親切;三是我認為新疆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我能同新疆各族人民共同擔負起保衛新疆這個重要的戰略任務,雖然很艱巨,但也是很光榮的……與會同志聽了闊別多年的老書記這番發自肺腑的話語,無不為之動容。

會后,王恩茂本打算到天山南北的各地、州、縣做調研,看望各族干部群眾??删驮谕醵髅先蔚膸滋旌缶桶l生了喀什“10·30”事件:10月30日,喀什地區土產公司知青門市部葉欣等人與喀什市紅旗公社二大隊三小隊社員阿不都克里木·卡德爾等人因挖污水溝引起糾紛,葉欣用獵槍打死阿不都克里木·卡德爾。公安部門本已將肇事者控制并開展調查,但少數分裂分子利用這一刑事案件,煽動不明真相的人抬尸游行,聚眾鬧事,以致發展成大規模的打、砸、搶騷亂。鬧事者先后沖擊市公安局、天南飯店、師范學校等6個單位,攔砸汽車,毀壞機關、學校、公共設施。打死無辜群眾2名,重傷59名,輕傷570 多名。釀成“10·30”嚴重流血事件。

經過對事件的認真了解和深入分析,王恩茂認為這一事件發生之初是刑事案件,本身屬人民內部矛盾;但事情發生后,挑起這么大的動亂,產生這么大的影響,背后必然有民族分裂主義分子的組織、煽動。王恩茂指示解決辦法堅持兩個原則:第一,派少數民族干部去解釋做工作,消除民眾疑惑;第二,對背后的組織煽動者堅決清理打擊。自治區工作組和喀什地區根據王恩茂的指示,很快就把事件平息下去,并挖出了煽動鬧事的“燎原黨”一伙骨干分子。

事情得到妥善處置后,王恩茂不顧年邁體弱,他深入南北疆農村牧區,看望慰問各族干部群眾,實地了解城鄉基層各族群眾的生活、生產情況。他向隨行人員說:“離開新疆十幾年,出現了許多新情況、新問題,我需要到全疆各地走走,了解基層的真實情況,這樣在以后的工作中才能從實際出發,少走彎路,避免錯誤?!?/span>

有一次,王恩茂來到塔里木南緣的于田縣博斯坦鄉一戶人家,和這家男主人隨意地聊起來。當他得知這位農民在“文革”期間為保護自己挨整時,就問他:“你見過王恩茂嗎?”農民回答說沒見過。

“那你為什么保他呢?”王恩茂微笑著問。

農民很動情地說:“王恩茂帶領解放軍步行來到和田解放我們,讓我們不受欺負,后來還分了田,過上好日子。這樣的好人為什么不保護?”

農民的一席話讓在場的人無不深受感動,王恩茂更是動容落淚。離開這戶人家,他對隨行人員反復感嘆:“多樸實的人民啊,只要你真心為他們做事,他們是不會忘記你的?!?/span>

通過深入考察和調研,王恩茂深深認識到,要做好新疆工作,民族團結是關鍵,沒有民族團結這個基礎,就沒有社會穩定的環境,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為此,他決定在新疆開展首個“民族團結教育月”活動。

1982年1月,王恩茂在自治區五屆人大四次會議和自治區政協四屆四次全委會議的專題講話中強調了民族團結的重要性:“各級黨組織要把增強民族團結當作一項極為重要的政治任務,認真抓好。在新疆,沒有民族團結,就沒有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就不可能保衛和鞏固邊防。在新疆,我們考慮一切問題,進行一切工作,都必須重視民族團結問題。民族團結是新疆的大局,如果忽略和忘記了這個大局,就必然要犯大錯誤?!彼€對新形勢下加強民族團結提出了八點要求,并要求廣泛深入持久地進行民族政策和民族團結的教育。

1982年5月,自治區黨委發出通知,確定從5月中旬起,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集中進行一次民族政策和民族團結教育。這一做法得到中央的肯定:“中央書記處認為,新疆的做法和提出的要求是正確的?!?/span>

1982年11月,自治區召開首屆民族團結先進集體、先進個人表彰大會。受黨中央委派,時任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的喬石專程前來出席大會。他在講話中稱贊這次大會“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大喜事,是一個很好的創舉”。大會一致通過倡議書:從1983年起,將每年的5月確定為“民族團結教育月”,在全區集中進行民族團結教育。

為探索如何進一步搞好民族團結教育工作,王恩茂進行了一系列努力和實踐:在教育內容上,王恩茂堅持以正面教育為主。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的國家觀、民族觀、宗教觀、歷史觀和文化觀教育為核心,大力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宣傳“三個離不開”思想,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在新疆的成功實踐,宣傳民族團結的先進典型和先進事跡。在教育對象上,堅持以干部教育為重點,始終把對各族干部的教育作為民族團結教育的重點來抓。在教育載體上,王恩茂要求結合新疆實際,采取多種方式。1982年,王恩茂在總結全疆各地開展民族團結教育活動的經驗時說:“宣傳教育因地制宜、形式多樣,既有一定的聲勢,又比較深入扎實。同時,王恩茂還要求把民族團結教育與為老百姓辦好事、辦實事、解決實際問題結合起來,從實際出發,普遍開展扶貧幫困、幫助少數民族改善生活、發展生產的幫扶活動?!痹诮逃康纳?,王恩茂始終堅持把民族團結教育的根本目的和落腳點放在發展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上,一再強調要正確認識和處理民族團結與經濟建設的關系。為此,他主政新疆期間,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新疆區情出發,結合改革開放的實際,提出了一系列有指導意義的戰略構想和工作思路,促進了新疆經濟建設的穩步發展。

在開展民族團結教育和創建過程中,王恩茂還為新疆民族團結教育和創建活動的制度化作了長期不懈的努力。早在活動初期,他就要求:“要深入持久地進行民族政策和民族團結教育,并使之成為一種制度。要定期布置,定期檢查,定期總結,搞得好的要表揚、要推廣,搞得不好的,要批評、要改進?!?/span>

隨著全國精神文明建設活動的開展,自治區黨委又把民族團結教育納了入精神文明建設活動之中。1982年11月10日,王恩茂在談到民族團結的大好形勢時說:“在今年三月開展的‘全民文明禮貌月’活動中,我們把加強民族團結作為精神文明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集中地解決了一批妨礙民族團結的問題,使全區的民族關系得到了改善?!彼麖娬{:要“把搞好民族團結作為搞好精神文明的一項重要內容,進一步把民族團結教育深入持久地開展下去?!睘楸WC民族團結教育和創建活動長期有效并發揮作用,王恩茂還為逐步把民族團結教育納入法治化軌道做了不懈努力。王恩茂對新疆民族團結工作的理論探索與實踐創新,不僅營造了新疆當時社會安定團結的大局,也為我國處理好漢族和少數民族的關系提供了成功的經驗,為全國的民族團結工作的深入開展作出了積極貢獻。

尾 聲

1985年,經過數年的辛勤工作,新疆的經濟、社會已發生了明顯變化,社會穩定,經濟增長,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斷的改善、提高,社會上處處洋溢著一種昂揚向上的氣息。此時的王恩茂已經72歲了。遵照中央的要求,經過他精心選拔、培養,一批忠誠黨的事業、德才兼備的各族干部隊伍已經形成,并在各自的崗位上發揮著重要作用。在他的努力下,恢復被撤銷的生產建設兵團也得到回復,并在“再造輝煌”的口號中邁出了有力步伐。此情此景,讓王恩茂一直繃著的心弦稍稍松弛了些。同年8月,王恩茂主動給中央寫信,要求從主要領導崗位上退下來。1985年10月,王恩茂退居二線,擔任了顧問委員會主任,而他從更深的層面上對新疆的長治久安問題進行著思考。

王恩茂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新疆度過的,他帶領新疆各族人民努力奮斗,使新疆的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是新疆革命和建設的開拓者和奠基者,為新疆各項事業的發展和進步立下了不朽功勛。在離開新疆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日子里,他仍然關心新疆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把全部心血都傾注在發展鞏固新疆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上。

2001年,88歲的王恩茂在北京溘然長逝。根據王恩茂生前遺愿,他的骨灰被安葬在烏魯木齊烈士陵園。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了他埋骨天山、與新疆各族人民長相守的諾言。

王恩茂與新疆民族團結-昆侖網—新疆黨建網
万分之一零食店可以赚钱吗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的走势 湖北快三24号必出号 炒股入门与技巧k线图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技巧 双色球选号 股票行情今天用心金多多策略电话 江苏快三走形态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走势图官方网 11选5走势图江苏